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后会有期

我从城市里回到镇上,就决定去街上看看。

冬日里漆黑的夜空此刻泛着怡人的湖蓝,色彩随着地平线的临近逐渐淡了下去,直至罕见的白。青黑色的柏油路追随着那一抹白昼的残余匆匆奔去,道旁刚翻新过的石板路也弯弯曲曲地向前走着,它那新塑的身体承载着衰老的灵魂,与被新绿夺了位置的枯叶互相安慰。七月末的风携着淡淡的温热懒懒地拂过,地上的枯叶此时苟延残喘般地飘起,又歪歪斜斜地落下,似是在怀念消逝的青春。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走,心中徒增几分茫然。

梧桐佝偻着树皮剥落背脊,站在路旁的花坛中,它便是落叶的故居。新生的生命懵懂而又天真,此时正拼命生长着,使枝头不堪重负。它们组成的绿冠被路灯投下影子,映在那一心向前的柏油...

《油画窄桥》

拍的是是横在水沟上的一小段石板,是我们这儿乡间常见的一种小桥。

偶然路过的时候发现了这块石板,它似乎横在一副油画上,桥下依稀能分辨出树木的影子,当时就吸引了我。

没有做什么后期,也算是对乡村质朴的保存吧。

(咸鱼冒泡,多多指教)

© 十年提灯 | Powered by LOFTER